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探索发现 > 吉林法院:全力探索行政争议化解新路径
吉林法院:全力探索行政争议化解新路径
发表日期:2020-07-17 00:24|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人民法院审判工作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晴雨表”“风向标”。面对近年来行政案件逐年增多的现实压力,吉林高院积极探索化解行政争议的有效措施,畅通行政机关与人民

人民法院审判工作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晴雨表”“风向标”。

面对近年来行政案件逐年增多的现实压力,吉林高院积极探索化解行政争议的有效措施,畅通行政机关与人民法院沟通渠道,联动推进依法行政、公正司法各项工作,全力做好行政争议化解途径的“加法”和行政诉讼增量的“减法”。

4月28日,随着吉林省行政争议协调化解中心在吉林高院揭牌成立,吉林省市县三级共成立32家“行政争议协调化解中心”,并将于今年6月底前实现全省“行政争议协调化解中心”全覆盖。三月份以来,吉林法院一审行政新收案件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8.83%,非诉行政行为申请执行审查新收案件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2.31%。

商共治——法治政府建设同发力

今年1月,吉林省政府与吉林高院联合印发《关于建立府院联动机制的意见》,就助力法治政府建设、推进破产审判工作、优化营商法治环境、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完善执行联动机制等五个方面作出部署,建立全方位、多领域、覆盖全省各层级的府院联动机制,全面推进法治吉林建设。

3月12日,吉林省人民政府与吉林高院联合召开了第一次府院联席会议,围绕法治政府建设、推进社会治理、“僵尸企业”出清和破产案件办理、完善执行联动机制等议题开展会商,标志着省级层面的府院联动机制全面启动。

会议过后,吉林各级法院积极与当地政府对接,加紧召开府院联动会议。

长春市政府与长春中院围绕行政审判、多元化解、破产审判、涉府执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等议题共同会商……

吉林市政府与吉林中院对合力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共同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全面深化破产府院联动、深入完善执行联动机制四个方面作出具体安排……

松原市政府与松原中院充分发挥行政机关的组织优势和法院的专业优势,聚焦重大案件、重大改革、重大矛盾、重大项目、重大事项,力争将更多矛盾纠纷解决在早、在小、在萌芽状态……

四平市政府与四平中院从助力法治政府建设、参与推进社会治理、推进破产府院联动、推进执行难综合治理四个方面明确具体工作实施意见……

白山市政府与白山中院注重密切协作、注重信息共享、注重风险防控、注重社会参与、注重夯实责任,确保联动机制高标准运行……

辽源市政府与辽源中院针对辖区内“僵尸企业”出清、破产财产处置等问题,在联动方式上对16家成员单位工作职责进行明确定位……

白城市政府与白城中院共同研判营商环境重大问题,从有利企业生存发展的角度出发,全力打造公平透明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通化市政府与通化中院围绕切实发挥府院联动工作机制作用,进一步加强政府部门与法院力量联合,切实提升联动效能……

延边中院针对州生态环境局特别关注的机构改革后因执法主体资格变化而产生的诉讼主体资格及非诉执行案件管辖问题在联动研讨会上明确答复,并提出优化行政执法方式的路径……

截至目前,吉林省全部9个市州中院、50个基层法院与当地政府召开联席会议,全省府院联动机制进入实质阶段。

抓源头——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前

“拿到了!”接过结婚证,多次申请补办结婚证未果的朱某英显得格外高兴。

朱某英和朱某杰是两姐妹。1995年,年仅19岁的朱某杰与彭某按当地婚俗举办了婚礼,并在姐姐朱某英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其身份证与彭某到乡政府办理了结婚登记。时隔20多年,朱某英在补办结婚证时被告知身份信息被他人使用,无法办理相关业务,便要求撤销自己与彭某的结婚证,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以当时办理结婚登记的乡政府被撤销、无法核实相关婚姻登记情况为由,拒绝撤销婚姻登记。朱某英无奈之下一纸诉状告上法庭。

原本剑拔弩张的原被告矛盾,不开庭就把纠纷解决了,其中的奥秘在哪里呢?这正是吉林法院立足源头预防、前端治理带来的成效。

李贵民是梅河口市法院行政庭庭长,案件受理后,按照《关于建立府院联动机制的意见》要求,要加强行政案件诉源治理,努力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行政争议。李贵民多次找到当事人核实信息、问询情况,经多方确认情况属实,李贵民向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依法撤销朱某英与彭某的结婚登记。最终,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采纳该司法建议,对该婚姻登记予以撤销。

这是吉林法院行政争议诉前化解的一个缩影。

吉林法院全面推进府院联动机制建设和诉源治理工作,完善行政争议诉前化解工作机制,坚决将行政争议化解于诉前,促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化建设。

以延边中院为例,吉林省政府与省高院第一次府院联席会议后,立即确定延吉、珲春、图们等5个试点县市,以重大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和为政府重大项目提供法律意见为切入点,按照前期拟定的府院联动实施办法确定的模式先行先试,充分发挥各方在行政争议化解中独有的矛盾调节器和减压阀功能。

试行半月以来,延边两级法院已成功协调化解涉诉和诉讼外行政争议23件,争议涉及房屋征收补偿、集体土地征收补偿、行政处罚、行政登记等多个领域,并为延吉市政府老旧小区改造等涉及4500余人切身利益的十几个县市重点项目提供法律专业意见,切实发挥了府院联动机制从源头上减少行政争议发生的积极作用。

辽源中院则立足源头预防,加大行政争议诉前化解力度,通过该院行政庭的指导监督和沟通协调,实现某县运管所针对赵某某等46人非法营运案,某局针对某小学、某单位非法占地、缴纳城市配套设施费案等52件非诉执行案件全部诉前化解。

记者了解到,吉林法院还会同地方各级总工会积极开展劳动争议多元化解工作,加强调解组织和调解员队伍建设、落实特邀调解制度、完善诉调对接工作机制,努力构建协商、调解、仲裁、诉讼相互衔接、相互促进的劳动争议预防化解新机制。

其中,吉林省总工会通过选派律师派驻高院及长春市朝阳区、南关区、绿园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开展劳动争议诉前调解工作,吉林市、白城市、延边州等法院也与同级工会建立了劳动争议联调机制,一大批劳动争议案件得到有效化解。

聚合力——行政争议化解实质化

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及社会综合治理的不断深化,涉及房屋土地征收补偿、旧区改造、违法建筑治理、城市环境综合整治等方面的矛盾纠纷日益增多,如何有效化解行政争议成为行政审判亟需解决的难题。

吉林法院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全力推进行政争议协调化解中心建设,充分发挥行政争议协调化解的职能作用、司法调解的主导作用,不断健全完善行政争议诉前化解、重大案件协调化解、行政审判定期通报、司法建议通报反馈、非诉案件裁执分离、开展庭审旁听评议、推进府院联合调研七项机制,并通过法院主导,政府法制机构、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协同配合、涉诉行政机关承担争议化解主体责任的模式,形成优势互补、多方联动、广泛参与、有效监督矛盾纠纷化解的新格局。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