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球博览 > 流浪大师沈巍的2019年:干儿子离开了 成名前更快乐
流浪大师沈巍的2019年:干儿子离开了 成名前更快乐
发表日期:2020-08-08 08:46|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我现在是心力交瘁”,相隔半年后,我们在苏州再次采访了沈巍,得到与失去,起伏与平静,不断地在他身上相互冲击。

  “传奇”的父子之情忽然断了

  粉丝之间的喧嚣吵闹,还有黑粉的恶意攻击,让他困扰。但最揪心的,还是那段父子情谊的戛然而止。

  中秋之后,沈巍父子之情断了。

  他不愿详细叙述和小飞闹矛盾的原因,“他的女朋友给我打电话,我最开始都不知道她是谁。我发表了意见,他还要跟我怼,跟我红脸。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这是我最低的尊严。”

  曾经,沈巍设想过自己要千里迢迢去新疆落户定居,和小飞一起生活,住到他被装进盒子的那一天,但是小飞临走时表达了不希望他去新疆,“我知道儿子要长大成家,但没听说儿子长大一定要跟父亲分开。”

  小飞的爸爸总是想办法为儿子圆话,“沈老师,他肯定不是因为不爱你。他是因为怕你受压力。”

  “他怕我受压力和我分手,但是和女朋友走在一起了,他就不怕女朋友受压力。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为了小飞去新疆,这两次不怕我受压力,第三次为何怕我受压力?”他觉得如果小飞真是对他好,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小飞离开后的第二天,有粉丝安慰沈巍,“你不要难过,小飞给你带了个儿媳妇。”

  他不能理解,如果真的是儿媳妇,他觉得小飞应该这样做,“干爹,你今天等一等,我明天把女朋友带来。”

\

  而小飞的选择是离开这里,不再陪伴他,也不需要他去新疆,“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他为了女朋友必须牺牲与我的亲情,不能两者兼容。”

  他想不通,也没办法平静面对。

  此前,他总是头脑清醒,有忧患意识,一直在做物质上“清零”的准备,却不曾想,感情比物质更加脆弱,物质还在慢慢积累,而感情却忽然消失了,“我不计较世俗的东西,我有儿子这个亲人,但我并没料到这个儿子也有失去的一天。”

  这个话题,沈巍不愿意谈,但是有时候却忍不住,“前几次采访我都说,对不起,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吧。‘刘小飞’,这三个字在中秋节后,就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话题中。”

  但细心地人会发现,他手机桌面依然是小飞的照片。这个手机是今年5月份小飞给他买的,他悄悄把小飞的照片设为手机屏保。

  而点开小飞的朋友圈,还能看到他和沈巍的合照。一张是6月初在上海发的,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小飞手背在身后,很乖顺的样子。另一张是6月低在伊犁发的,两人坐在车里,穿着同一款红色T恤,天窗上是蓝天白云。

  黄粱一梦,不知何时已醒。

  年尾·失去与获得

  直播已是事业 一个人也是家

  小飞离开后,沈巍在网络平台上停播了一段时间。

  现在,他复播了。那股轻松自若,肆意洒脱的劲儿似乎消失了,他常常觉得疲惫,眼神里都是倦意。

  直播变成了一项不得不进行下去的事业,他承认自己偶尔会被一些侮辱所激怒。

  在苏州虎丘直播时,沈巍在五人墓门前告诉粉丝,这里是太监魏忠贤陷害忠良,逮捕敢于仗义执言的周顺昌时,百姓激于义愤,掀起抗爆斗争,后魏忠贤诬陷苏州百姓谋反,五名义士庭审投案,慷慨赴义。

  “就像我本来是一个普通主播,却被诬陷为阴谋集团。”他在直播中一再强调。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